吉隆坡广东义山封山与搬迁危机始未 (1)

位於旧飞机场路的吉隆坡坟场,占地约500英亩。它是1920年时,由当时的英国政府,根据1911 年土地法令(Land Enactment Act1911)在宪报上公布,保留作为坟场的用途,其中广东义山占大约262英亩。随著吉隆坡的 城市发展,原处於郊区的吉隆坡广东义山,目前已成为首都的市中心地带,根据估计, 其市值超逾22亿零吉。

这样的一块黄金地,自然令人垂涎。事实上。自1994年至今,确实有多家公司或集团曾与义山接洽,献议优厚的条件,要求义山搬迁。而且,自1982年开始,政府也曾经先後4次徵用 义山的部分土地充道路发展用途。1994年10月,政府甚至宣布有意收回义山重新发展,这可说 是吉隆坡广东义山面对被谕令搬迁的前奏曲。

1998年4月20日,首相拿督斯里马哈迪医生首次发表他的观点说,城市地区已经不适宜有坟场,在有必要的情况下,位於市区内的坟场都必须搬迁。

首相还指出,搬迁坟场的问题必然会引起一些人的不满,不过,如果在推展任河发展计划时都要询问所有人的意见,那麽很多计划都不能够进行。

其实,早在1996年10月22日,首相已曾召见雪兰莪福建会馆的代表,表明政府有意全面发展义山,旨在提高国家形象,并增进首都吉隆坡的美化与繁荣。

由於搬迁和重新发展义山的建议出自国家最高的领导,因此在当时已渐渐形成一种「在发展洪流冲击下,义山势必搬迁」的观点和意识。我们相信,雪兰莪福建会馆就是在这种背景和意识下同意搬迁福建义山,并於1998年4月20日,在首相的见证下,与柏里宾纳(Pribena )建筑公司签署搬迁合约的。

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必须承认,吉隆坡广东义山董事会大多的董事在当时,认为义山应未雨绸缪,为搬迁预先作好准备,甚至於1997年10月28日成立了「义山搬迁小组」,处理义山搬迁问题,若是义山非搬不可,也必须在义山的原址上保留广义塔及历史古迹。

当时,华人社会也通过大众媒体向吉隆坡广东义山施压,要义山争取最好的条件搬迁,「不要像鸵鸟政策,最後让政府收回土地而什么都拿不到。」 不过,必须指出的是,雪隆广肇会馆却是一早就立场鲜明。该会於1997年10月20日表明不同意主动变卖义山。而雪隆潮州会馆也反对搬迁。当时反对的理由是认为迁移义山会触犯华人的禁忌、伤及华人的传统精神与文化,而且摧毁义山的历史古迹和文物。

雪隆潮州会馆的董事,也是城市规划与工程应用咨询顾问的吴木炎硕士就曾建议将广东义山列为历史古迹和文物遗产,城市发展必须均衡,不应只偏重经济。加上民间舆论的响应,唤醒了华社的醒觉,也扭转了整个同 意搬迁的趋势,变了反对搬迁。

1998年6月24日,华总与义山6间创办会馆达致了共识,决定坚持义山不搬迁,而董事 会也於6月27日重申反对搬迁的立场。

雪华堂於1998年8月31日召开的一项联席会议上,也达致共识,联合吉隆坡广东义山设立了工委会捍卫和美化义山。

1998 年末,吉隆坡广东义山终於遇上了一场被谕令「封山」的危机,经历董事会与华社及华基政党联手斡旋干预一个多月才宣告平息,由市长收回封山成命。

封山事件平息後,搬迁问题并没解决。一家称为「柏里宾纳」(Probena)的建筑公司仍在策划义山搬迁的综合计划,并声明义山搬迁经首相同意,结果又酝酿起另一场的义山搬迁危机。

幸好在这个阶段,吉隆坡广东义山与华社的立场已坚不可摧,步伐一致反对搬迁,加上朝野政党和媒体舆论的支援和配合,才化解了搬迁的危机,导致内阁於2000 年7月19日作出义山不搬迁决定。

这段「封山」和「搬迁」的危机现在已经过去,成为一段历史。但历史不单只是过去的事情,而是指引现在与未来的路标。有鉴於此,谨此把这期间所发生的重要事件简略叙述如下,以留下记录和历史。

0 replies

Leave a Reply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